财长Robertson该把财政盈余还给纳税人

BY ACT at 5 July, 2018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在截至5月的11个月中,政府盈余高达52亿新西兰元,这揭示了勤劳的新西兰劳动者被政府过度征税的事实。

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吹嘘通过‘可持续盈余’来承担财政责任。行动党对此保留不同意见。

政府的盈余却是纳税人的赤字。它意味着政府征税过度,从纳税人那儿获取的比为纳税人付出的要多。

总理Jacinda Arden和财长Grant Robertson会跟新西兰民众说,他们需要这些盈余来开展社会服务。

政府已经在每一位新西兰男性、女性、儿童名头上花掉了$17,000。

有太多的‘肥’要减,而且,采取截然不同的方案的话,能更好的提高效率。

例如,削减企业资助计划,提高退休年龄,扭转像学费减免这样的中产阶级福利计划。

如果更好的社会是建立在政府‘只多拿纳税人一点点’的基础上,那太飘渺了。

财长Grant Robertson过度征税的行为该适可而止了,并且,应该把这些钱还给他们的真正主人,Seymour先生表示。

编译:行动党总部


新数据显示免费高等教育政策出师未捷

BY ACT at 25 June, 2018


高等教育委员会今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政府的标杆性免费高等教育政策-其实是一个败笔,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

数据显示,尽管政府今年为该政策注资2.75亿新元,而全日制类高校在校生的实际人数事实上却下降了0.3个百分点。

政府声称免除学费政策将打破教育的经济壁垒。

今年预期增长百分之三的在校人数,相当于扩招2000名学生。

然而很明显的,该政策未能完成它设定的目标。

事实上,免除学费只是在为未来的社会精英提供免费的文凭。

政府是在资助良好家庭环境出生的孩子们上大学,其实有没有政府这笔钱,他们都上的起大学,而且他们将来工作后的收益会比没有上过大学的劳动者高出许多,差别或将高达一百三十万至四百万新元。

行动党认为,学生本应承担至少一部分教育成本,并且任何政府财政支持都应该针对那些真正需要资助的学生。

现在还不算太晚,如果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能承认他犯了错判并迷途知返。Seymour先生如是表示。

编译:行动党办公室总部


国家党党魁布里基斯领导的政府将有何不同?

BY ACT at 16 May, 2018


西蒙.布里基斯未能清楚的表明,他领导的政府与在野党领导下的政府将有何不同,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

今早他接受Stuff采访时对即将出台的政府预算案的含蓄回应,深刻表明了为何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右翼行动党。

布里基斯不会承诺取消为未来精英提供免费学位的30亿纽币的学费减免计划。

这位反对党领导人无法保证他领导下的政府将扭转明线测试法案/资本利得税。

布里基斯从未承诺削减政府的地区发展基金,该基金将为相关地区提供30亿纽币的企业福利。

今天早上他的确批判了政府燃油税上调,但也只是空想,如果他也想像交通部长几个月前那样做的话。

即使机会摆在眼前,国家党也缺乏毅力去扭转‘社会主义’政策。

人们只需回顾近期发生的事情就可以预测国家党在赢得财政部席位后将如何作为。John Key曾将家庭工作类补助计划(Working for Families)比作“窃得的共产主义”,却仍然保留了下来。

注重自由、选择、个人责任的新西兰民众,理应享有一个具有明确中右翼立场的政治选择。

行动党致力于扭转工党的税收及开支政策,并在下一届中右翼政府中努力实现合理的税收削减计划。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将参加《与明星共舞》

BY ACT at 19 February, 2018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 将搭档社交媒体女王Gilda Kirkpatrick女士一同参加今年的《与明星共舞》(Dancing With The Stars)电视真人秀节目。

在新西兰颇受观众喜欢的电视节目《与明星共舞》将在今年第二季度登台,由TV3新开办的生活时尚栏目(Lifestyle) 播出。届时,将有12位新西兰名人和他们的舞伴上台展示舞艺并进行竞赛,同时为自己中意的慈善机构募集捐款。

从没有接受过任何舞蹈训练的Gilda Kirkpatrick女士对自己能够尝试舞蹈这门新东西感到激动。她说,这是一个跟随专业人员学习跳舞的好机会,这个节目也是能够帮助慈善机构的好舞台。

David Seymour 说他一半是政治人物,一半是电气工程师, 他期待能够在他的人生技能中增加跳舞这一项。不过他承认他不会一夜之间就能跳得很像样,如果他跳不好,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

David Seymour说,在学习跳舞之前必须掌握音乐节奏和舞步,这让人生畏;不过能够克服恐惧、能够为自己支持的慈善机构募集善款是件令人高兴的事情。

David Seymour 和舞伴Gilda Kirkpatrick 是2018年《与明星共舞》节目组宣布的第一对参赛人员。 12对参赛者每周都会淘汰一对,看看谁的舞姿最美、为慈善机构捐款最多。

自2005年开始的《与明星共舞》大赛的功能之一就是为慈善机构捐款。每位参赛选手都会选择一个慈善机构,每场比赛都有场外观众通过手机投票,而投票的费用有相当一部分作为善款进入观众为之投票的那位选手选择的慈善机构。

2006年,前行动党党魁Rodney Hide先生曾经参加过《与明星共舞》的节目。

行动党办公室供稿,Authorised by L Fergusson, Suite 2.5, 27 Gillies Avenue, Newmarket, Auckland 1023.


行动党坚决反对关闭特许学校

BY ACT at 12 February, 2018


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 上周宣布将在国会引入新的法案,停办特许学校, 并要本年年底关闭全国11所特许学校,行动党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特许学校是私人(机构)拥有、政府全面出资的一种合作办学形式,针对的是有特殊需要、难以适应公立学校教学体系的学生,可以制定自己的教学模式。行动党是特许学校政策的设计师。

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说办特许学校是出于意识形态, 而不是因为有证据显示办特许学校有好的社会效果。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一针见血地指出,工党才是将意识形态凌驾于事实之上,因为工党否认特许学校的成功和受欢迎的程度。他说,工党砍掉特许学校是为了讨好支持政府的教师工会.

David Seymour 说, 工党的做法显示了一个由前学生政治人物所领导的政府的不成熟和无情。  David Seymour 说,特许学校在海外不成功完全是错误的。任何人只要上谷歌搜索一下,就会发现不少国家都有特许学校的学生学业成绩好过当地公立学校的例子。

美国斯坦福大学的教育结果研究中心(Stanford University’s Center for Research in Educational Outcomes (CREDO) 的研究 显示,贫穷的黑人学生和那些学英文的学生每年花在阅读和数学上的时间比传统公立学校的学生要多。 研究还显示,许多城市的特许学校正在给学生提供更高级的教学内容,效果也非常好。 研究发现,在有特许学校的加拿大的Alberta 省,特许学校虽然数量少,但学生的成绩比其他学校相同社会和经济背景的学生更好。 David Seymour 说,奥克兰西区中学(Middle School West Auckland)是位于奥克兰Te Atatu 的特许学校, 学校按照新西兰的课程规定上课, 所有的老师都是新西兰教育理事会注册老师。 可是,Te Atatu的工党 国会 议员 Phil Twyford 承认他对他的选区的教育情况知之甚少,对政府关于特许学校的政策知之甚少。 现在,是Twyford 搞清事实、知道自己选区里的学校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了。” David Seymour 说,总理 和教育部长从未访问过一家特许学校,他们在没有同任何资助特许学校的赞助人交谈过的情况下就打算把学校关闭,他们是在应该倾听被他们忽略的学生和家长们的声音。 2月11 日下午两点半, 在奥克兰的市中心,有约200名特特许学校的学生和家长在行动党的带领下,冒雨在奥克兰市中心举行游行示威,抗议政府要在年底关闭特许学校的决定,示威队伍一直行进到Aotea 广场中心。 下大雨的天气还有这么多人参加游行, 这反映了来自特许学生和家长的呼声,政府需要对关闭特许学校的决定三思而后行。 因为抗议者向政府传递的声音很清晰, 那就是不许关闭特许学校. 全国只有11所特许学校,特许学校给了那些不适应公立学校教育体系的学生们提供了适合自己的发展机会,政府应当鼓励而不是消除教育的多样性,应当给学生和学生的家长们选择不同教育体系和学校的自由。 行动党办公室供稿,Authorised by L Fergusson, Suite 2.5, 27 Gillies Avenue, Newmark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