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长Robertson该把财政盈余还给纳税人

BY ACT at 5 July, 2018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在截至5月的11个月中,政府盈余高达52亿新西兰元,这揭示了勤劳的新西兰劳动者被政府过度征税的事实。

财政部长Grant Robertson 吹嘘通过‘可持续盈余’来承担财政责任。行动党对此保留不同意见。

政府的盈余却是纳税人的赤字。它意味着政府征税过度,从纳税人那儿获取的比为纳税人付出的要多。

总理Jacinda Arden和财长Grant Robertson会跟新西兰民众说,他们需要这些盈余来开展社会服务。

政府已经在每一位新西兰男性、女性、儿童名头上花掉了$17,000。

有太多的‘肥’要减,而且,采取截然不同的方案的话,能更好的提高效率。

例如,削减企业资助计划,提高退休年龄,扭转像学费减免这样的中产阶级福利计划。

如果更好的社会是建立在政府‘只多拿纳税人一点点’的基础上,那太飘渺了。

财长Grant Robertson过度征税的行为该适可而止了,并且,应该把这些钱还给他们的真正主人,Seymour先生表示。

编译:行动党总部


新数据显示免费高等教育政策出师未捷

BY ACT at 25 June, 2018


高等教育委员会今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政府的标杆性免费高等教育政策-其实是一个败笔,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

数据显示,尽管政府今年为该政策注资2.75亿新元,而全日制类高校在校生的实际人数事实上却下降了0.3个百分点。

政府声称免除学费政策将打破教育的经济壁垒。

今年预期增长百分之三的在校人数,相当于扩招2000名学生。

然而很明显的,该政策未能完成它设定的目标。

事实上,免除学费只是在为未来的社会精英提供免费的文凭。

政府是在资助良好家庭环境出生的孩子们上大学,其实有没有政府这笔钱,他们都上的起大学,而且他们将来工作后的收益会比没有上过大学的劳动者高出许多,差别或将高达一百三十万至四百万新元。

行动党认为,学生本应承担至少一部分教育成本,并且任何政府财政支持都应该针对那些真正需要资助的学生。

现在还不算太晚,如果教育部长Chris Hipkins能承认他犯了错判并迷途知返。Seymour先生如是表示。

编译:行动党办公室总部


废除三振法案,传递错误讯息

BY ACT at 31 May, 2018


政府关于废除三振法案的决定向恶性惯犯传递了错误的讯息,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发言表示。

我们的法律必须传递出强烈的讯号:恶意的重复触犯法律将不会得到容忍。这是至关重要的。

司法部长Andrew Little决定取消三振法案,允许恶性罪犯提前出狱,这是错误的方向。

该部长将监狱人满为患归因于三振法案,这也是谬论。

只有少数犯人是二次犯罪的重犯和三次犯罪的累犯。

这是行动党的又一项政策遭受威胁。

与特许学校和90天试用期政策一样,没有行动党的话,三振法案将永远无法实施,Seymour先生强调。

背景阅读

政府将在两周内废除“三振”法 这类人还不用入狱服刑

http://www.chinesenzherald.co.nz/news/new-zealand/three-strikes-law-repeal-goes-before-cabinet-next-week/

政府宣布将废除90天试用期:新员工不能随意解雇

http://news.skykiwi.com/na/zh/2018-01-25/253364.shtml


富人将获数千万冬季能源补贴

BY ACT at 24 May, 2018


政府即将以‘冬季能源支出’为名义,向富裕的新西兰老年人发放数千万纽币的补贴。

大约9%养老金领取人的年收入超过6万纽币-高于新西兰年平均收入,三倍于新西兰的养老金收入。

即便如此,政府还要在这群富人身上再投入数千万的开支,因为它认为他们需要外援去帮助他们支付电费账单。

这集中体现了一个随意征税而不受惩罚的政府,只会花钱,却将它原本的目标弃之不顾。

当然,对于真正需要帮助的群体我们必须施以援手,然而,政府将纳税人的钱花在新西兰最富裕的人群身上,这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们迟迟未能在新西兰减税的原因之一在于,形形色色的政党痴迷于‘乐善好施’。

“与其被政府悄悄的征税再恩泽它偏好的团体,行动党坚信我们该允许新西兰人-最大程度上地-保有他们的劳动所得”,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


国家党党魁布里基斯领导的政府将有何不同?

BY ACT at 16 May, 2018


西蒙.布里基斯未能清楚的表明,他领导的政府与在野党领导下的政府将有何不同,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表示。

今早他接受Stuff采访时对即将出台的政府预算案的含蓄回应,深刻表明了为何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中右翼行动党。

布里基斯不会承诺取消为未来精英提供免费学位的30亿纽币的学费减免计划。

这位反对党领导人无法保证他领导下的政府将扭转明线测试法案/资本利得税。

布里基斯从未承诺削减政府的地区发展基金,该基金将为相关地区提供30亿纽币的企业福利。

今天早上他的确批判了政府燃油税上调,但也只是空想,如果他也想像交通部长几个月前那样做的话。

即使机会摆在眼前,国家党也缺乏毅力去扭转‘社会主义’政策。

人们只需回顾近期发生的事情就可以预测国家党在赢得财政部席位后将如何作为。John Key曾将家庭工作类补助计划(Working for Families)比作“窃得的共产主义”,却仍然保留了下来。

注重自由、选择、个人责任的新西兰民众,理应享有一个具有明确中右翼立场的政治选择。

行动党致力于扭转工党的税收及开支政策,并在下一届中右翼政府中努力实现合理的税收削减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