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党新闻
行动党递交请愿书 促成 国会修法打击擦车党

作者:ACT 发布于: 2 August, 2017


在奥克兰,驾车人士经常会遭到擦车党的滋扰。当你在一个十字路口停下车等红灯的时候,经常会有年轻人走到你的汽车前,不由分说拿起水瓶和刷子对着你的前窗玻璃就喷水、就是一顿猛擦,然后伸手向你讨要钱。

这种情况已经在奥克兰持续了很多年,在Greenlane的十字路口、Mt Wellington Highway 和 Penrose Rd,这种情况都非常严重,让 众多驾车人士不胜其烦。

去年7月,行动党党魁、奥克兰 Epsom 选 区议员David Seymour 代表Greenlane十字路口 一带的居民,向国会提交了请愿书,要求政府修改法律,赋予警方有权对强行擦汽车窗户的人进行惩处。

与此同时,国家党议员Jami-Lee Ross 起草一条个人法案,要求让警察有权对在十字路口擦汽车窗户的人现场处以150新元的罚款。 该议案已经并入道路交通修改法案,明天将在国会通过三读。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和坚决支持,因为这同行动党坚持不懈的努力密不可分。

Seymour先生说,纳税人为道路建设和管理纳税,为的是能安全地、不受打扰地使用道路, 而擦车党在十字路口擦车的做法给驾车人士带来滋扰,驾车人士通常只能坐在车里听之任之。

David Seymour说,诚实地生活,意味着纳税,缴纳该交费用,像其他守法的生意人那样守法行事。可是,滋扰司机的擦车党不遵守任何责任,那些领福利的擦车党也不大可能向新西兰工收署报告他们的额外收入。

David Seymour 说,在Epsom,那些擦车党还常常参与犯罪活动,他们对行走的学生和其他行人造成骚扰,有时候甚至还对放学的学生进行攻击和抢劫。

在Greenlane十字路口一带,至少有8个擦车人已经被附近的商家禁止入内。然而,警方无法对这些擦车党采取任何行动。

根据奥克兰市议会的《妨害公共利益和安全法》(Public Safety and Nuisance Bylaw),如果被发现反复违反地方法,可被法庭判罚20,000新元,但是市议会对于17岁以下的少年不能起诉。

去年6月15日,有两名学生在Greenlane 火车站被袭击。几天后,警方逮捕了三名年龄分别是13、14和16岁的少年。警方起诉他们恶意抢劫一群下学返家的Remuera 初中生。

2016年7月初,有大约100位家长参加了由David Seymour组织的社区公共会议,他们对发生在繁忙的 Greenlane 十字路口的一系列暴力行为表示强烈关注。之后,居民们发起情愿,强烈要求打击那些擦车党。

David Seymour代表所在选区居民,把请愿书交给地方政府部长Sam Lotu-Iiga。

现在,国家党政府在国会修改道路交通法案,要求将那些使用不安全和滋扰他人方式擦车的行为视为违法,这同行动党代为呈交的民众请愿书所起的作用密不可分。

行动党衷心希望陆路交通修改法案通过后,驾车人士能更为安全、愉悦地驾车,社区也变得更加完全。


【ACT在行动】Seymour:总理表态支持行动党是好消息

作者:ACT 发布于: 27 July, 2017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表示,行动党在大选中的表现对大选结果非常关键。在MMP选举制度下,没有哪个政党能够单独执政,只有多党联盟组成政府。

总理Bill English 本周三证实会支持Epsom选民将将选区候选人的票投给行动党候选人。

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对此表示欢迎。他说,这是明智的投票做法。

Epsom选区选民策略性投票的好处是,国家党阵营多了国会席位,增加了执政党可能性。

Seymour 先生说,只有行动党能够把Winston Peters 排除出权力之外,过去三届选举中,因为有行动党,Peters一直都是处于反对党的地位。

“只有行动党能够迫使国家党关注他们忽视的议题,例如更严厉地打击犯罪问题、资源管理法改革问题(以释放更多住宅建设用地、解决房屋短缺)以及安乐死问题。

Seymour 先生说,目前Eposm选区的民调显示,行动党候选人的支持率领先其他候选人16个百分点,这意味着我们赢取Epsom选区的可能性非常大。

“这是一个好消息,因为这意味着行动党赢得的每张党票都会被有效计算,行动党会有更多的国会议员。

他说,如果行动党赢得1.2%的党票,我们的副党魁Beth Houlbrooke 就能进入国会;如果我们有2.0%的党票,就能有三个人进入国会;如果我们有3.5%的党票,我们就能有四个人进入国会。

David Seymour说,我们有信心赢得Epsom选区,我们所有的候选人都将为赢得更多的党票而努力。

据新西兰选举法,任何政党在大选中只要能赢得选区席位,即便获得的党票不足5%,都可以按照实际得票率带入候选人进入国会,这些党票就不会被浪费掉。例如2008年大选,行动党获得的党票为3.65%,因为赢得了Espom选区,大选后行动党就有了5名国会议员。

行动党办公室供稿


报告抨击国家党的干预政策抬高房屋成本

作者:ACT 发布于: 20 July, 2017


最新发布的社会政策评估和研究部(Superu)报告针对国家党的房屋干预政策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该报告是政府委任的分析评估土地使用条例的专业报告。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 表示:“Superu的报告量化了土地使用条例对的房屋市场的影响,报告认为政府对土地使用的干预是影响住房成本、导致住房危机的首要因素。数据表明,在奥克兰,56%的住房成本都是由于土地使用条例的干预引起的。换言之,如果我们取消对于人们建造房屋的地点和种类的限制,奥克兰的房价会降到现在的一半。”

“我们都知道,居高不下的住房成本是引起新西兰社会贫富差距的最重要原因;而我们也一致认为,政府的干预提高了人们的住房成本,这一点不容忽视。”

“然而国家党并不能独自解决这个问题。早在2017年John Key意识到住房成本危机的时候,就已经把修改资源管理法案发放在了首位,然而政府只是与毛利党签署了新的官僚政策,这使得住房审批流程变得更加复杂。如果当时行动党多一位国会议员(MP),就能 有效地阻止这些无意义的措施。”

“只有行动党的房屋政策是致力于取消政府干预、加快新房建造的。我们认为,在住房严重紧缺的情况下禁止新建住房是极不合理的。这么多年来,我们坚持彻底重修资源管理法案,提议以取消奥克兰城镇边界来放宽建房的限制。”

“如果行动党拥有五位国会议员,就能够通过改革减少对土地使用的干预,使房屋市场重新回归正轨。”


减税——经济发展的催化剂

作者:ACT 发布于: 18 July, 2017


本周二下午,David Seymour出席了由Facebook组织的论坛和Parnell商业协会主持的辩论,与企业家们分享了一些理念。

当其他各个政党都在竭力通过打击大型企业赢取选票时,行动党致力于使新西兰对于从商和纳税都更具吸引力。这就意味着降低税率,减少政府干预的必要性。

纳税只是跨国公司对新西兰的贡献之一,他们的更大贡献在于为新西兰社会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为当地消费者提供更多的生活选择,以及提供更强大的国际网络。

新西兰目前收取的资本税在所有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高居第四位。这就相当于告诉了所有企业新西兰并不欢迎他们。

行动党已经明确表示,我们只需废除那些有政治倾向性企业的津贴,就能轻松地实现将公司税由28%降低到25%的目标。然后,行动党将进一步削减公司税,直到新西兰与其他国家相比更有市场竞争力。而最高25%的个人所得税也将作为商人来新西兰经商的重要考量因素。更多的商业机会,实际上为国家税收的增加带来了新气象,也防止了一些企业的避税行为。

同时,为了维护企业的权益我们应该调整新移民政策对于移民的限制,从而广纳良才。

行动党将始终致力于通过更加严格的监管分析来减少高成本和不必要的规章制度,这也是我作为规制改革部副部长一直坚持不懈的努力方向。


国家党必须排除任何与社会主义绿党合作的可能

作者:ACT 发布于: 16 July, 2017


 

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呼吁国家党在选举后排除任何与绿党合作的可能。绿党不仅极力拥护劫富济贫的政策,并且变相地鼓励大家依靠社会福利。

“绿党针对年收入在15万以上的人设置40%的税级,这样明显劫富济贫的‘嫉妒政治’,并不能为新西兰增加额外的收入——而只会打击那些为新西兰做出巨大贡献的新西兰人,从而抑制经济增长。行动党认为最高税率不应超过25%,人们有权自由决定如何支配个人财富,而并非交由国家统一支配。

“很明显,这次Metiria Turei 智胜James Shaw。看似对新型企业友善的绿党也不过如此了,如今绿党阵营内社会主义完胜环境主义。” Seymour先生表示。

“绿党关于社会福利的立场显而易见是偏社会主义的。绿党支持解除与利益挂钩的毒品测试和求职的义务,认为人们可以毫无条件地依靠纳税人生活。”

“这相当于如果你整日在家吸毒无所事事,反而能增加收入;如果你每日起身工作,反而要承担更多赋税。”

“绿党似乎并没有理解没有绝对的自由,责任是自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国家党作为中间偏右的政党,应当对此进行谴责。社会福利是人民最低的‘生活保障’,而不是理应享有‘生活方式’。绿党主张提升20%的核心福利,实际上是通过劫持所有高收入人群的税收来为这种‘生活方式’买单。这严重损害了那些真正辛苦工作纳税的新西兰人的利益。”

“砸钱并不能解决贫困问题。相对于恢复房屋购买力,行动党提倡将更多资源放在提升教育,创造就业机会上面。显然这并不是绿党的工作重心。”